您當前位置:張家口社科網 >> 學術前沿 >> 浏覽文章
分享到:
警惕麥卡錫主義死灰複燃
日期:2019/7/24 19:41:20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斯萍 魏南枝 章舜粵 點擊數: [ 字體: ]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導讀:
近兩年來,美國一些人圍繞所謂“中國威脅”大做文章,頻頻制造“反華”“排華”緊張空氣。一些中國科學家、留學生和在美華人被指責為“從事間諜工作”,一批華裔科學家和研...

近兩年來,美國一些人圍繞所謂“中國威脅”大做文章,頻頻制造“反華”“排華”緊張空氣。一些中國科學家、留學生和在美華人被指責為“從事間諜工作”,一批華裔科學家和研究人員被無端調查、政治歧視甚至突然解聘驅逐,以華為為代表的多家中國高科技企業遭受不公打壓,有的中國學者被取消簽證和被禁止進入美國,連正常的中美教育與人文交流也被政治化……凡此種種,不禁引發國内外輿論對麥卡錫主義死灰複燃的擔憂。

一、麥卡錫主義是美國政治的悲劇

什麼是“麥卡錫主義”?《韋伯斯特國際英語大詞典》是這樣解釋的:“一種二十世紀中期的政治态度,以反對那些被認定為具有颠覆性質的因素為目标,使用包括人身攻擊在内的各種手段,尤其是在未對提出的指控進行證實的情況下,四處散布任意做出的判斷和結論。”顯然,在二戰結束以來的西方語境中,這是一個充滿了負面評價的定義。

回顧曆史,1950-1954年間,以美國國會極右翼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為代表,美國掀起了一股極端反共、反民主的政治逆流,大肆指控、調查、诽謗并迫害“政府中的共産黨人”、民主進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見的人,麥卡錫主義由此聲名狼藉。1950年2月,麥卡錫在西弗吉尼亞州惠靈的一次演講中當衆展示一份據稱列有205名共産黨員名字的名單,并稱美國國務院早已知道他們的身份,“但這些人至今仍在國務院内左右着美國的外交政策”。此話一出,全美嘩然。受冷戰背景下美國國内反共氛圍、黨派鬥争影響,加上麥卡錫本人不遺餘力的鼓噪宣揚,麥卡錫主義泛濫一時。直到1954年底,美國參議院通過決議對麥卡錫提出譴責,麥卡錫主義才徹底破産,迅速消失于政壇。

在麥卡錫主義肆虐不到五年的時間裡,美國社會彌漫着人人自危的肅殺氣氛,影響波及美國政治、外交和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期間,近200萬冊圖書被下架,2000多萬人接受了所謂的“忠誠審查”,數千人失去工作,一大批美國政界、知識界和文化界人士受到無端攻擊和政治迫害。例如,羅森伯格夫婦背上所謂“間諜罪”被電刑處死;著名物理學家、“曼哈頓計劃”主要領導人羅伯特·奧本海默被定罪;著名劇作家阿瑟·米勒和喜劇演員卓别林均被列入黑名單;費正清、謝偉思等參與美國對華事務的外交官和中國問題專家等受到無端指責;當時在美的中國科學家錢學森也遭到長達五年的軟禁;就連馬克·吐溫的作品也被列入“危險書籍”而被下架,等等。

麥卡錫主義之所以被視為美國政治的悲劇,是因為始作俑者麥卡錫采用了格外極端的手段形成一股政治逆流,造成了嚴重的政治後果。他聲稱掌握了205人的名單,卻沒有挖出一個真正的潛藏在美國政府中的共産黨人。麥卡錫主義者經常采用歪曲誇大事實、誣陷诽謗、人身攻擊甚至僞造新聞材料等手段,使得那幾年成為20世紀美國曆史上極端政治盛行的黑暗年代。麥卡錫主義使“反共”的意識形态滲透進美國的教育、文化和政治領域的各個層面,并且沉重打擊了美國的左翼力量。

麥卡錫本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參議員。他之所以一夜成名、走到政治聚光燈下,并在政壇橫行四年之久,與冷戰下美國社會“恐共”、“反蘇”的大背景是分不開的。二戰結束後,國際形勢發生了急劇而深刻的變化,各國之間的力量對比重新洗牌。1946年3月5日,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美國富爾頓城威斯敏斯特學院公開發表反蘇、反共的“鐵幕演說”,正式拉開冷戰序幕。之後,蘇聯成功爆炸第一顆原子彈、蘇聯勢力在東歐的擴張、中國共産黨取得國内革命的勝利以及朝鮮戰争的爆發等,使美國一些人認為受到了共産主義的挑戰和威脅。而美國向來對可能威脅到其霸權地位的國家保持高度警惕,麥卡錫主義正是利用了這種冷戰心态,借機興風作浪。

二、麥卡錫主義為何陰魂不散

“麥卡錫主義”作為政治迫害的同義詞,在美國早已臭名昭著。曾經遭受麥卡錫攻擊的杜魯門,也曾把麥卡錫主義視作一種不惜以“敵視美國理想”為代價來滿足個人或黨派權欲的手段。直到今天,美國政壇上常常把無端的指控和刻意的歪曲說成是麥卡錫主義行為,在黨派鬥争中也每每把麥卡錫主義當作貼在對方頭上的負面标簽。就在2018年,現任美國總統還把特别檢察官穆勒的“通俄門”調查比作麥卡錫主義,表示深惡痛絕。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國的麥卡錫主義明明已被釘上了曆史的恥辱柱,為何今天又沉渣泛起?個中緣故值得探究。

首先,美國一些人容不得一個富強的中國,對中國的發展勢頭如鲠在喉、心懷忌憚,把我視為主要戰略競争對手進行全面遏制打壓,客觀上為反華、遏華的極端思潮提供了庇護所。

經曆了40多年的冷戰,美國習慣了一個有敵人、有對手的世界,一部分美國政客沉溺于冷戰思維,總是在制造對手、尋找想象中的敵人。蘇聯解體後,美國曾把多個國家視為戰略對手或潛在敵人,中國一直位列其中。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在發展自己的同時,也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與此同時,中美力量對比我長彼消态勢日益突出。美國一些人不願意看到中國強起來,處心積慮打壓我國發展,企圖保持美國對我國的戰略優勢。在他們眼中,中國是在美國接觸政策的“幫助”下才使得國力蒸蒸日上,而中國卻沒有發生美國所希望的那種質的變化。因此,他們認為美國“以觸促變”的政策失敗了,提出應該果斷采取措施,“防止中國繼續通過接觸從美國獲取不對稱的好處,對美國國家利益構成威脅”。

在這種“制造對手”的思維下,很多正常的中美人文交流活動被看成是中國政府主導或推動的旨在“強制、腐化和滲透”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惡意行動。有的智庫報告污蔑稱,中國針對西方民主國家使用所謂的“銳實力”擴大政治影響。2019年5月15日,參議員科頓等人向美國國會提交一項法案,要求禁止向在中國軍事研究機構工作或受其贊助的人員簽發赴美簽證,以降低所謂的“美國安全風險”。就在同一天,白宮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态”,禁止美國企業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危險的公司所生産的電信設備。聯邦調查局長稱中國是美國反間諜活動的首要目标,目前美國56個辦事處都在調查“中國間諜”。

其次,美國國内經濟社會發展遭遇困境,一些政客對美國霸權地位的相對削弱感到焦慮,為轉嫁國内矛盾、鼓噪反華遏華提供了社會心理條件。

冷戰後,經濟全球化步伐加快,20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轉向以裡根經濟學為代表的新自由主義政策,造成嚴重的财政赤字壓力。90年代以來,美國通過發展信息産業、進行金融改革等措施,一方面提升了生産力和經濟發展水平,另一方面形成經濟金融化、産業空心化,勞動密集型的制造業大量向海外轉移,本土大量流水線操作工被機器替代。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受多重因素影響,美國嚴重的結構性失業問題日益顯露,特别是“鐵鏽帶”藍領工人大量失業,生活水平大幅下降。美國長期的經濟不平等造成了階層固化、社會撕裂愈加嚴重,社會流動情況陷入惡性循環,社會經濟問題成堆。

在内部問題積重難返的情況下,美國一些政客将其國内矛盾歸咎為中國的發展,企圖将責任甩給中國。面對美國民衆長期累積的對政治經濟生态的不滿情緒,他們宣稱是中國人奪走了美國人的工作,是中國人民過上了好日子導緻了美國衰弱,為焦慮、憤怒、不滿的人們制造出一個可供發洩的假想敵,引發民粹主義與冷戰思維擡頭。

再次,在美國兩黨政治紛争、三權分立憲政體系下,一些人試圖将“反華”打造為新的“政治正确”,為麥卡錫主義的局部回潮營造了政治保守氛圍。

現屆美國政府在移民、健康保險等國内議題上,一直處于兩黨對立和政治極化的陰影中。通過塑造一個共同敵人來彌合内部矛盾,在某一方面達成跨越兩黨的共識,是美國平衡政黨政治的重要手法。在與國家安全緊密相關的外交事務中,保守力量更是經常以“愛國”和“強硬”作為自己的政治資本來赢得生存空間。近年來,以美國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為代表的一批極端保守力量,将中國包裝為“美國最大的敵人”,試圖從國家安全等角度出發,将“反華”打造為新的“政治正确”。

從制度性設計來看,美國實行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權分立,國會是最高立法機構;在國會兩院中,參議院的權力更大,參議員可以充分利用其權利特别是議員豁免權,得以肆無忌憚地進行政治诽謗而不負法律責任。2018年,盧比奧、科頓等參議員在美國國會要求清查中國政府在美國的“代理人”,限制所謂中國對美國媒體、智庫、大學等施加政治影響的“長臂”。這部分美國政客代表極端保守政治力量,他們基于獲得更大政治空間的野心,極力将中國塑造為美國國内問題的“替罪羊”,本質上是麥卡錫當年政治圖謀的再現。

麥卡錫主義之所以陰魂不散,并将矛頭指向中國,本質上是由美國極力維持自身霸權地位的本性決定的,是由其遏制社會主義中國發展壯大的本性決定的。同時,美國一小群右翼極端保守勢力充當“反華急先鋒”,打着維護國家安全的幌子,把美國所謂自由民主原則抛在一邊,肆意踐踏個人基本權利、學術自由和市場經濟規則,這是麥卡錫主義死灰複燃的直接原因。

三、警惕麥卡錫主義沉渣再起的危害

21世紀的今天,一部分美國政客仍試圖操弄麥卡錫那一套做法,逆世界潮流而動。麥卡錫主義一旦回潮,美國将再度上演政治悲劇,最終害人害己。

第一,惡化美國政治經濟生态。麥卡錫主義意味着極端政治盛行,民主被民粹綁架、自由被政治投機迫害。當前美國極端保守勢力抱着根深蒂固的“零和”博弈和霸權思維,奉行排外主義,竭力煽動美國社會中的各種不滿情緒并加以利用。班農、盧比奧等人的言行以及近期個别美國政要的一些說法做法,讓人不得不聯想起麥卡錫主義的幽靈再現。他們以“反華”為由為所欲為,甚至違背憲法、侵犯公民自由,把本已亂象叢生的美國政壇攪和得更加烏煙瘴氣。學術自由、科學交流、人才引進,本是美國引以為豪的創新優勢,是美國自視得以強大和繁榮的原因所在。目前,華裔科學家占美國科學家總數14.7%,共有7位美國華裔科學家獲得過諾貝爾獎。以麥卡錫主義式的思維,歧視、驅趕、迫害華裔科學家和學者,必将促使全球人才另尋熱土,從而削弱美國創新經濟的發展動能,加速美國經濟衰敗。

第二,侵蝕中美關系的戰略根基。少數美國政客基于荒謬的事實和理論,以捕風捉影、居心叵測的謠言,随意給中國潑“髒水”,以圖裹挾民意,扭曲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如加州民主黨衆議員趙美心所說,美國目前的簽證限制實際上針對的是“被懷疑是中國間諜的整個族群”。如果繼續專門針對中國學者、學生、企業和華裔科學家等,變本加厲地采取這類措施;如果縱容甚至推動反華言論主導話語權,讓反華情緒和對中國的猜忌乃至仇恨不斷增加……一場新的類似于“麥卡錫主義”的政治迫害運動将徘徊于美國大地,也勢必将嚴重損害中美關系的互信基礎,不利于雙方推動良好的民間關系,不利于兩國科學技術和人文發展。美國使用強硬手段挑起并不斷升級中美經貿摩擦,背後也有麥卡錫主義的思維作祟。攪動中美關系大局,受到最大傷害的是兩國政治關系,其影響将遠遠超出貿易戰和科技戰等範疇。

第三,不利于世界和平發展。當今的世界早已不同于冷戰美蘇對峙時期,國家之間的相互依存度比曆史上任何時期都高。盡管全球化暫時遭遇挫折,但合作共赢已是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今天美國極少數人拿着麥卡錫主義的“舊瓶”,裝上極力诋毀中國、煽動美國與中國對抗的“新酒”,企圖掀起違背世界和平發展大勢的“複古逆流”。他們一心想的,無非是要全面遏制中國,扭轉中國的發展勢頭,繼續維護美國霸權地位。這種唯我獨尊、狹隘自私的觀念,這種強硬蠻橫、激進極端的做法,與經濟全球化、世界多極化的大勢格格不入,給世界增加更多不确定不穩定因素,對和平發展構成威脅。

四、形形色色的麥卡錫主義必将遭到曆史抛棄

70年前,在麥卡錫主義肆虐期間,公民自由被肆意踐踏,引發美國社會從政界、商界到學界等方方面面的強烈不滿。當時,反對麥卡錫的明信片、電報和信件像雪片般飛向美國國會和白宮。在麥卡錫的老家威斯康星州,43個縣的代表組成“麥卡錫必須滾蛋”俱樂部,主張将麥卡錫驅逐出美國國會。1954年,美國參議院正式通過決議對麥卡錫進行譴責,麥卡錫的政治信譽自此一落千丈,不久便抑郁而終。

70年後的今天,總的看麥卡錫主義在美國社會中沒有多少市場。即便是那些不遺餘力攻擊抹黑中國的各色人物,也不敢公然打起“麥卡錫主義”的旗号。他們以維護國家安全為名,行麥卡錫主義之實,繼續上演“曆史上的鬧劇”,已引發美國社會的不滿和反對。2019年4月,美國華人聯合會就華裔科學家和美中科技交流發表聲明,呼籲“美國高等教育界和科研界,以及美國公衆,繼續高舉科學無疆的旗幟,捍衛學術自由和科技交流,使其得以繼續造福全人類”,“确保美國不再發生任何版本的《排華法案》或者任何形式的麥卡錫主義或思潮”。

少數美國政客麥卡錫主義式的表演,正在用事實揭穿新自由主義話語虛構的神話:美國的國家機器絕不是如其自我宣稱的那樣保護自由民主與尊重人權,而是可以反複調動起來,通過濫用“國家安全”來制造恐懼和偏執,并公然侵犯個人的基本權利、限制企業的經營自由。這也在警醒世人,美國所謂自由民主原則在其維護霸權的現實面前是多麼不堪一擊,美式價值觀的光環正在加速褪色。

應該看到,麥卡錫主義不得人心、遭人唾棄,但它所代表的排外極端思潮在美國的生存土壤仍沒有完全鏟除。麥卡錫主義的曆史教訓和現實危害性告訴我們,必須高度警惕防範其在美國興起和泛濫,高度警惕其助長美國對華全面遏制打壓心态的可能性。對此,我們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堅持底線思維,居安思危、知危圖強,紮紮實實做好自己的事,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尊嚴和核心利益。

(作者:斯萍 魏南枝 章舜粵,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 上一篇:與“麥卡錫主義”如出一轍的偏執呓語
  • 下一篇:沒有了
  • 二維碼
    舊版網站